无糖奶茶

【喻黄】危机!!黄少天的紧急拯救行动!!!

在蓝雨俱乐部一个普通的早晨,发生了一件不普通的事。

当大家如同往常一样进入训练室准备开始一天的常规训练时,郑轩选手在副队长黄少天的专属座位上发现了一只箭。

是真的,一只箭。

就是那种三流古装电视剧里用来“咻”一下射到人家柱子上订着,下面带着一张写了诸如“今晚三点半到xxx来,不然就打爆你的狗头”的信纸的那种箭。

但是可能是训练室电脑质量太好了,这只箭只在黄少天的电脑上留下来一个并不是特别深的痕迹。

“啊……谁干的恶作剧啊,死定了吧……”

“死定了啊!”

“被黄少揪出来会被打得像隔壁王队一样大小眼吧……”

“真的好惨哦……”

心地善良并且了解副队长性格的队员们在第一时间对恶作剧的始作俑者表示了深切的哀悼与同情,只有对副队长良心尚存的队长喻文州同志拿起了箭上带的纸用手展开。

上书

如果你们还想见到黄少夫,就到叉叉街道叉叉号来。如果不亥来的人来了,你们就永远别想见到黄少夫。

哇哦,真是充满威慑力的宣言。

于是喻文州又动作优雅地把展开的纸整整齐齐叠起来,然后piu的一下精准发射进了垃圾桶。

好球!三分!

“队长队长!上面怎么说?”队员们明亮的眼睛充满了对知识的渴望。

喻文州略一思索,答道,“低级行骗,骚话连篇,五笔输入,错字连连。”

郑轩鼓掌,“好诗好诗。”

“队长,可是你搞得我更想知道了哎。”徐景熙是一个求知欲很强的选手。

于是好队长满足了他,复述了一遍。

治疗选手听后嗤笑一声表示,“太年轻了,这种信息小卢都不信的好吗。还不如写黄少被王队抓走了,要用魔法封印他的嘴,我起码还可以打五块钱以示尊重创意。”

“五块?太小气了,我打五块五。”李远道。

“如果写叶修前辈可以加到六块。”宋晓说。

“成了成了,”喻文州招呼大家,“都训练去吧。”


一个小时之后。

“队……队长……”郑轩犹豫地举手,“不……不觉得今天的训练室,太……安静了点吗?”

喻文州手肘放在桌上,双手交叠,眼神十分凛冽。

郑轩顿感大事不妙。

“队长?”

“我给少天发了二十四条微信他一条没看,打了三十六个电话他一个没接,发了四十八条短信他一条没回,他这是怎么了,我又做错了什么?就因为我没陪他看雪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可是我不委屈吗,谁能经受住和不穿衣服的少天一晚上看雪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禽兽吗?禽兽不如啊……”

郑轩震惊了。

所以这根本不是什么凛冽的眼神是绝望的眼神才对吧!!还有,队长你刚刚是不是说出来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啊!!!醒醒啊队长!!!

郑轩放弃已经智熄的队长,转向他的好队友们。

他激情澎湃地发表演讲,“你们难道就没有发现黄少今天不在吗???联想一下今天早上的信,你们都没有什么大胆的想法吗?!!”

“我有!”蓝雨战队的好治疗徐景熙第一个举手。

“请说。”郑轩脸色严肃。

“我觉得空调温度太高了,可不可以调低一点。”

“……”

“我也有想法!”关键先生宋晓在关键时刻站了出来!

“请说!!”郑轩重燃热情!

“我认为开到26度就可以了,再低就影响操作了。”李远答道。

“……”

所以有时候郑轩觉得压力山大是有原因的。


“啪!”此时那边智熄的喻文州已经重新点火,他正襟危坐,他镇定自若。

“队长!”郑轩热泪盈眶。

“全员转移阵地,战术会议室集合,制定副队长营救行动计划!立刻行动!”队长果然不负郑望。


战术会议室。

“所以……”郑轩抓着一堆牌对人生产生了质疑,“我们究竟在这里干什么……哦,对二。”

不是应该立刻报警营救副队长吗??为什么坐在会议室斗地主???为什么???

“炸弹。”喻文州出牌,“因为信上写了,无关人员不得出现。”

“过。”郑轩还是很疑惑,“既然是绑架的黄少又是给咱们的信,那应该就是要咱们几个去啊。”

“是啊,”喻文州拿着牌调整位置,“所以我们是在决定谁留下来看门。”

“那为什么一定要用这种方式?!!”郑轩觉得自己要崩溃了,“为什么不能直接用猜拳,抓阄,哪怕是PK也要高效一点吧!”

喻文州沉吟片刻,“我觉得你说得有道理。”

郑轩如释重负。

“那就景熙留下吧。”然后喻文州接着道。

“什么?”突然中枪的徐景熙眼中写满了深深绝望和不可置信。

他真是一个好治疗,总是心系着大家的安危,他是如此担忧他的副队长,他是多么想和队友们一起去救副队长回家!

徐景熙心想:这么一个出去玩儿的好机会?!你们就这样抛弃我?!

“景熙,”喻文州伸手按着徐景熙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你知道为什么要把你留下吗。”

“不!队长!不……”徐景熙哽咽了,泪眼婆娑地做着最后的挣扎。

“景熙。你明白治疗对一个团队是多么的重要吗?你是我们蓝雨最优秀的治疗,我们不能让你涉险。”喻文州谆谆善诱。

“不……可是,队长!!!”徐景哽得都快喘不上气了。

“那你为什么还老是放生我!!!”他声嘶力竭地质疑!

喻文州处变不惊,他握着徐景熙的手深情道,“景熙,那是对你的历练,因为我希望当我们都不在的时候,你一个人也能承担起蓝雨的明天。”

看着队长温柔的眼神,鼓励的笑容,徐景熙汪的哭了出来,他从来不知道!他的好队长!他的好战友!一直对他充满着这样的期待!

徐景熙把其他人送到门口,给逐渐远去的大家挥手,阳光照耀在他还布满泪痕的脸上,他觉得胸前的红领巾更鲜艳了。

年轻,真好啊。


“骗人的吧队长。”

“绝对是骗人的。”

在去叉叉街道叉叉号的地铁上,李远和宋晓用眼神进行亲密交流。

比起他们俩,郑轩就要大方得多。

“皇上,臣有一个问题不知当讲不当讲。”

“讲。”

“为什么非要留景熙啊?”郑轩靠着扶杆提出疑问。

“郑轩。”喻文州微笑。

“到!”郑轩立马脱离扶杆站直。

“蓝雨战队输出守则第二章第十六条是什么。”喻文州持续微笑。

“战队输出成员需遵循蓝雨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死治疗不死输出!”郑轩字正腔圆地背诵到。

“嗯,说得好。”喻队长给出肯定。

“不仅是这个原因吧,”郑轩选手凑过去悄咪咪地问,“透露一下呗队长。”

“没什么,今天经理下来视察而已。”喻文州偏过头轻描淡写道。

一旁的李远和宋晓听了倒吸好几口凉气,差点把自己冻死。

“留治疗总比留输出好,好歹能给经理刷个回复。”喻文州补充道。

郑轩对喻文州肃然起敬,抱拳拱手,称赞道“皇上圣明,皇上圣明。”

喻文州谦虚摆手,“爱卿谬赞,谬赞。”

李远看不下去,心道,“戏精,戏精。”

宋晓目不忍视,暗想,“药丸,药丸。”

捧读:啊,今天的蓝雨也是充满有爱与和谐呢。


黄少天醒来的时候视线正好对着大门。

正对大门的上方,门框。

你知道这是什么概念吗?一般的门高是两米一,普通人按照正常的姿势是不会发生正视大门上框的情况的。

所以现在有两种可能:

1.黄少天不是一个正常的姿势。

2.黄少天不是一个普通人。

于是黄少天先四处打量了一下,初步判断这个房间是一个宠物店,里面的各种笼子里关着不同品种的猫猫狗狗,店面不小,干净整洁,但是空无一人。黄少天决定先巡查一下,然后飞到了柜台……

等……等一下。

什么操作??你再说一遍??

黄少天停在玻璃柜台上,安静如鸡地看着玻璃上自己的倒影。

请问,

这个白色的,长着翅膀的,毛茸茸一坨的,是个什么生物。


让我们把时间往前推一点。

“朋友”黄少天坐在椅子上和对面带着尖帽子的男人交谈,“你喜欢考斯普雷吗?”

“我再说一次!”尖帽子男看起来正处于崩溃的边缘,情绪很不稳定,“这不是考斯普雷!我是一个魔道学者!货真价实的魔道学者!”

“哦~~~”黄少天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接着道,“懂的,懂的,角色带入嘛。你好你好,我是一个剑客,货真价实的剑客!”

尖帽子很生气,他觉得他遭到了侮辱。他“咻”地站起来,拿起一个扫把,对黄少天道,“看好了!我现在就给你表演上天!”然后“biu”地一下就冲到上面!

把……把头卡在了天花板里……

黄少天在下面看得胆战心惊,心想现在的粉丝都这么拼的吗……

“所以……”尖帽子抹着撞出来的鼻血,“你相信我是一个魔道学者了吗……”

“信了,信了。”黄少天连连点头,他怀疑如果他继续不信这孩子会再撞一次。他撞傻了倒是没什么,要是把天花板撞塌了坐在下面的黄少天就很惨了。

“所以这位魔道学者。”黄少天问,“请问你绑架我的目的是什么?”

“这还用问?!”尖帽子激动地握拳。

黄少天感觉他下一句话就是“因为我是微草的粉丝!!”

“因为我是蓝雨的粉丝!!”尖帽子回答。

黄少天震惊了,内心弹幕一茬一茬的刷,卧槽这他妈是什么神逻辑,爱你就要绑架你吗?啊不对,他说是蓝雨的粉丝不见得一定就是我的粉丝,难道是谁的毒唯看不惯我在蓝雨的灵魂地位吗?不可能!怎么可能有蓝雨粉不爱我?就算是微草粉也会被我的英勇帅气折服的好吗!

“所以,你想……?干啥……?”黄少天小心翼翼地询问。

“为了共同繁荣!为了世界和平!为了赢过和粉微草的朋友打的赌!”

黄少天机智地抓住了重点,“你和你的微草小伙伴打什么赌了。”

“我们赌如果我把你变成其他生物你的队员还能不能认出你!”尖帽子自豪地说。

黄少天再一次震惊了,卧槽啊,我蓝雨竟然还有这么智熄的粉?!真的不是微草派来的007吗?黄少天简直想抓着这个智障魔道的衣领甩到他脑震荡,你他妈是侯氏智减法的传人吗?!

但是他并没有获得这个机会。

他变成鸟了。

但是黄少天是谁?他可是联盟最出色的剑客,了不起的机会主义者。

他的身体被限制了!可是他的心依旧是躁动的!他开始扑腾翅膀了!他起飞了!看!他飞起来了!!!!他冲上了天空!!他在翱翔!!!

看!!!!

他坠机了。

不好意思,忘记给这只鸟加描述了。

这是一只身体白白软软萌哒哒,眼睛黑黑亮亮湿漉漉的。

肥鸟。

黄少天“啪叽”一下掉到地上,摔得晕头转向,但他马上又爬了起来!他不抛弃不放弃!他坚韧不拔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和肯定!

黄少天站得东倒西歪,但他的心是明亮的。

他坚定着自己的信念!打不死你!我就骂死你!

于是他深吸一口气,气沉丹田,蓄势待发!

“呀喳喳喳喳喳喳喳喳!!!!呀嘿喳喳喳喳喳喳喳喳!!!呀叽喳喳喳喳喳喳喳喳!!呀喳喳喳喳喳喳喳喳!!!!呀嘿喳喳喳喳喳喳喳喳!!!呀叽喳喳喳喳喳喳喳喳!!”

非常中气十足,一听就很有男高音的风范。

但他突然两只小短腿一蹬,又“啪叽”躺在了地上。

哦,叫得太快,缺氧了。

尖帽子看着晕过去的少天啾,内心十分过意不去,于是他再施了一个法,善解人意地让少天啾再也说不出话。

这样就不会晕过去了,他欣慰地想,把少天啾捧起来放到一个架子上,离开了现场。


喻文州一行人到达的时候这里已经空无一人了。

哦,忘了说了,这个叉叉街道叉叉号是一个宠物店的门牌号。

“我们直接进去吗?”李远有点紧张。

“不然呢,”天气有点热,郑轩已经要睡过去了,“你还想化个妆再进去吗。”他半梦半醒地说。

喻文州轻声道:“打扰了。”然后推开了门。


屋子里的灯光是暖黄色的,不太亮,但是很温馨。

靠近门的柜台上站着一只小小的鸟儿,黑眼珠湿漉漉的,看上去特别让人心疼,它偏着小脑袋,可怜巴巴的看着门口的喻文州。

“队长QAQQQQQQQQQQ”少天啾看到队长来了都快哭了。

门上的小风铃因为开门被带动,发出悦耳的叮叮咚咚声,搅和进喻文州温柔得快滴出水的眼神简直绝世大杀器。少天啾一秒都忍不住,扑棱着小翅膀就冲了过去。

然后喻文州他操作了!!他视线都没移,一个精准的z字抖动,百分百闪避了少天啾。

少天啾新手上路操作不稳,刹车没踩得住直接上墙。

而喻文州径直穿过少天啾站过的柜台,捞起来柜台后的笼子里一直猫。

撸猫手法娴熟,APM一路飙到400+,表情丧心病狂,笑得宛如放生了七个奶妈。

黄少天震惊了,黄少天出离愤怒了,喻文州你这个大屁眼子!!!之前王杰希晒猫的时候你明明跟我说了你和我一样是狗党!!最喜欢的是柯基!!!

“队长……”郑轩突然出声了,“这个上面写了一张纸条,说黄少被变成一只其他动物了就在店里面,让我们找出来带走隔三天就可以恢复……”

喻文州撸猫的动作僵了一下,糟糕,刚刚看到猫太激动,忘了少天就在这里,被看到我撸猫就糟了。

但是喻文州是什么人物,只见他继续抚摸着一脸生无可恋的小猫咪,一边开始给自己加戏,“少天,你在这里等得太辛苦了,别怕,我这就接你回去。”

郑轩李远宋晓三个知情观众如遭雷劈,

“队长,太奸诈了。”

但是我们天天他天真又善良呀,他就吃这套呀,他看见喻文州的表演,立刻就相信了喻文州只是认错了而已,根本不是在欺骗他。

天天,too young啊。


“可是我觉得这个比较像黄少哎。我们带走这个吧。”李远不甘落后,也开始了他的表演。

只见他拿起来一个笼子,里面是一只踩着轮子跑得哼哧哼哧的小仓鼠。

黄少天震惊了,李远,没想到在你心中我竟然是这种形象,等我回去PK10次没有商量。

“那我觉得其实这个更像啊!”宋晓打开另一个笼子,拖出一只哈士奇。

哈士奇非常热情,对着宋晓的脸就是一阵狂舔。宋晓好不容易挣脱出来,还坚持不懈地跟大家安利,“喏,是不是很像。带这个回去吧。”

黄少天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宋晓,我他妈什么时候有这种“拿舌头狂甩别人脸”的奇怪形象了,回去PK20次!!!

“其实……”一直安静如鸡地郑轩也发话了,“不觉得这只乌龟也很像吗。”郑轩举着一个玻璃缸一脸严肃地评价。

黄少天“……”

郑轩,你死定了,你侮辱我慢就算了,你还骂我是王八?!你没有PK了,直接打死。

所以其实你们都只是选了自己最喜欢的吧,队友爱呢???


就在大家为了“哪一个才是真正的黄少天”僵持不下时,一个声音打破了僵局。

“呀喳喳喳喳喳喳喳喳!!!!呀嘿喳喳喳喳喳喳喳喳!!!呀叽喳喳喳喳喳喳喳喳!!呀喳喳喳喳喳喳喳喳!!!!呀嘿喳喳喳喳喳喳喳喳!!!呀叽喳喳喳喳喳喳喳喳!!”

八哥的声音。

蓝雨四人的目光在空中碰撞,几乎同时达成一致,纷纷放下手中的小心肝向发出声音的地方跑去。

黄少天!!!!

然而此时真正的少天啾都快心肌梗塞了,卧槽啊,怎么又出来一个。


四人众星捧月般把那只大嗓门的八哥抬出来时少天啾都要气死了,你们一个个的,都什么意思!合着我在你们心目中的形象就这么聒噪吗?!少天啾痛心疾首,简直想上去一个螺旋踢踹飞那只臭八哥。

关键是那只八哥还特别不要脸,郑轩问“黄少是不是你啊,是就答应一声呗。”那只鸟竟然真的就“喳喳”两声答应了。

八哥界的耻辱!!!

没想到那只八哥竟然注意到了少天啾,并且突然居高临下丢给少天啾一个“小辣鸡你怎么比得上我爱新觉罗八阿哥”的欠揍表情。

少天啾这回真的出离愤怒了,你他妈哪里来的野八哥,给自己加这么多戏?!

少天啾奋力扇动他的小翅膀,“咻”地一下窜到喻文州的面前,一脸幽怨的盯着他。

喻文州觉得这小鸟挺可爱的,就伸手接过来了,笑着问,“你是不是也想跟着回去呀。”

少天啾这一听可觉得委屈了,眨巴着黑豆儿小眼睛就这么眼巴巴望着喻文州,你不带我回去还想带谁回去啊。

“只能带一个吧队长……”李远在旁边小声提醒。

“喳喳!”不要脸八哥还适时符合两声。

少天啾要被气死了,扑棱扑棱两下翅膀就缩进了喻文州的领口,赖在他脖子那儿不出来了。

喻文州仰着头左右为难,这到底哪个才是黄少天呢?

少天啾偏着头,看大家都一脸为难,决定想一个办法让大家认出他来,唔,好歹要让喻文州认出来。

于是他在喻文州的领口探探脑袋,又小心翼翼从里面飞出来,抓着喻文州的衣服一步一跳蹭到肩膀上,然后伸着脖子把小嘴嘴支到喻文州的脸边。

“啾”小白鸟光滑的小嘴巴轻轻戳到喻文州的脸上,又飞快地缩回来。又不好意思的往外跳了两步,低着小脑袋在喻文州的肩膀上蹭来蹭去。

向来处变不惊的喻文州被那一下戳得心率都快了,干净利落地把手里提的八哥一扔,把少天啾捉到领口放着,跟队员们说,“走了,是这个。”

于是少天啾坐在自己的专属小座位上乐颠颠地被带走啦。


然而,在这普天同庆皆大欢喜的时刻,远在俱乐部的好治疗徐景熙正在经历今天的第二次绝望。

“经理!经理!你别晕啊!”徐景熙抱着被气晕过去的经理欲哭无泪。

怎么办?晕倒了怎么办来着?啊!对了掐人中!人人人人中,哪儿是人中啊啊啊啊啊!!!救命啊队长!!!你们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啊啊啊啊啊!!!


灵魂语者,职业,守护天使。

徐景熙,职业,

“我真的只是个打游戏的……”当事人如此说道。


据职业选手群透露,某徐姓选手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的签名都是: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喻文州。





昨天本来欢天喜地地在码这篇,中途顺手查了一下四级成绩,体会了什么叫做欢声笑语中打出GG。

评论(14)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