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糖奶茶

【喻黄】尬吃

01


“哎呀妈我都说了我不想去了,强扭的瓜不甜,你放心我一人儿在家饿不死,我也保证不搞强拆,再说你们哪次吃席不是一中老年集会,干嘛非带我这小年轻去啊。”

黄少天一手扶着挂在脖子上的耳机,一手在键盘上嗒嗒嗒敲得飞快。屏幕上的剑客跟着指尖的节奏快速地放着技能,对面的术士被压得不断后退。

“黄大狗!!!”黄太太一声怒吼,声音高得能唱青藏高原,“小兔崽子你说谁中老年人呢你!”

步步紧逼的剑客突然一个趔趄提剑划歪,步伐妖娆得宛如激情桑巴舞。黄少天手一边手忙脚乱地去关附近语音,一边扯着嗓子回

“没没没,说你是仙女仙女!所以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明眸皓齿秀外慧中的仙女姐姐能放我一个人在家看门吗?还有仙女你能不能不要叫我黄大狗,太难听了好吗,稍微给我留点脸啊仙女!”

就是这么片刻功夫,对面的术士已经脱出黄少天紧凑的攻击,并且抓紧空隙连放几个大招,剑客的血立刻滑下去小半。

“靠!”黄少天小声嘀咕,赶紧重新补上位去,心想这术士看着操作不快还挺难缠。

“黄少天你还在干嘛呢给我快点收拾收拾准备出发了!”仙女举着她的眼影盘探出半个身子对着黄少天的背影吼,“嘿!你怎么回事儿啊你!快快快电脑给我关了,再不走来不及了!”

“哎妈您饶了我吧我真不想去!”黄少天誓死不从。

“成,那以后别人都不知道我儿子有黄少天这个名字,黄——大——”

“好嘞妈给我三十秒打完这把咱就出发!”

大丈夫能屈能伸。

仙女十分满意,扭着小蛮腰出去穿鞋去了。

黄少天本着不欺负平民玩家的高手情怀,开了语音对对面术士说“对不住了兄弟,我这儿有急事,速战速决别见怪啊。”说着便加快了手上的速度。

那个术士玩家倒是依旧不慌不忙,一个精准的后跳躲过了剑客的迎面一斩,接着黄少天的耳机里传来一个冷静的声音,“试试。”

十秒,

三十秒,

一分钟。

两分钟。

两人的血都在一点一点往下降,术士的明显降得更快,但是黄少天也没捞到什么好处。切割术,对面又是一个恰到好处的技能,黄少天勘勘躲过,一个翻身又紧接一个拔刀斩,速度快得令人眼花缭乱。

“黄大狗!你能不能说话算话!快给我出来!你妈腿都要站折了!”

这回黄少天没来得及关语音,并且他保证对面一定听到了什么不该听的东西,因为即使对面已经很努力忍耐了,但是黄少天仍然听到了耳机里传出的笑声。

黄少天恼羞成怒,大爆手速一片技能噼里啪啦砸过去,不到十秒术士的名字就灰了。

但是黄少天仍然十分生气,因为在这最后十秒里这个术士一动都不动,耳机里的笑声却越来越响。

靠,直到黄少天跟着仙女都到吃饭的地方了,还在想,丫绝对是笑得双手离开键盘了。

02


黄少天,宅男,十五岁,爱好,打游戏。

众所周知,这个年纪的宅男宅女们,那都是有那么一点社交恐惧症的,他们大多不喜欢和父母一起出门,尤其讨厌被强行带来参加诸如父母同事朋友结婚生日的聚会。

理由很简单,一个字,尬。

而黄少天作为一个能说会道在游戏里能因为“话太多”这种理由被二十多个玩家围攻的小青年,却仍不免在这种场面下仍然变得安静如鸡起来,全程跟在自家仙女身后,脸上挂着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以“叔叔好”和“阿姨好”的六字真言对抗全世界。

本来以为可以就这样保持透明状态安稳地度过这段令人窒息的时光,黄仙女却突然激动地踩着小高跟儿哒哒地跑到了新娘子那边去,穿着婚纱的漂亮姐姐旁边还有一群黄仙女的同类,那是他们公司的公主太太团,正围在一起叽叽喳喳。

被抛下的黄少天站在原地进退两难,他比较想跟在他妈旁边坐,但是又觉得自己一个男的混在女人堆非常没有面子。

这是十五岁小男生的通病,他们总觉得一个人混在一堆异性里显示不出他们的男子气概,即使黄少天是个在游戏里被称作“妖刀”的全服级高手,但在这种场面里,仍然摆不开这个年纪男孩子的小情绪。

索性黄仙女还没有忘记她这个便宜儿子,在公主太太团那边寒暄够了,又哒哒小跑过来,扶着黄少天的小肩膀左看看右看看,接着把黄少天拉到一张人快坐满的桌子旁边,拖出一把椅子种仙人掌似的把黄少天按下去,然后笑眯眯地说

“我去你喻阿姨那边坐啦,正好她儿子也在这桌,喏,就对面那个,你就也坐这儿吧!”

说完和对面跟黄少天差不多年纪的小男生打了个招呼,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哒哒哒地飞走了。

留下一脸懵逼的黄少天面对这一桌十一个陌生人。

亲……亲妈?

黄少天坐在座位上思考了半分钟他妈当年医院抱错孩子的可能性,终于镇定下来抬头望了一眼对面所谓喻阿姨的儿子。

而对面的喻文州玩儿累了游戏抬头,正巧看到对面的男孩子在看他,于是给了他一个微笑。

唉,黄少天心想,一定也是跟他一样被强行拖出来的命苦之人,于是十分同情地回了对方一个“兄弟,都懂”的诡异眼神给喻文州,喻文州拿着手机,心想,对面这小孩儿,面部表情还挺丰富。

黄少天一边滑着手机一边悄咪咪地观察了这一桌的队伍成员,通过他不怎么细致的观察和没什么逻辑的分析,发现这一桌人竟然除了他和对面的兄弟应该都是认识的,废话,人都一个公司的,能不认识吗。

大叔们兴致勃勃地在谈论着各种小朋友们一点都不感兴趣的话题,黄小朋友只能一边悄咪咪从杂盘儿里摸瓜子嗑,一边在心里默默祈祷千万不要和我说话。

对面的喻小朋友好像是感冒了,低头玩儿着手机,时不时捂嘴咳嗽两声,黄少天顿时绝得这个小孩儿真惨,都生病了还被强行拉出来,于是他从杂盘儿里翻出一颗薄荷糖放在圆桌的转盘上,小心翼翼地给喻文州转过去,然后敲敲转盘,示意喻文州拿糖。

喻文州拿了糖,回了黄少天一个微笑,黄少天也开开心心呲牙一笑,觉得自己真是非常善良。

正在黄少天考虑怎么和对面的小兄弟进一步发展友情的时候,大叔们的炮火终于转移到了小朋友们的身上。

其中包括

“哎呀小朋友是叫黄少天吧,老听你妈妈说你,听名字应该很擅长体育吧?”

这是怎么从名字听出来的?

“听说少天是班上的体育委员呀,那学习挺不错的吧!”

这之间有什么逻辑关系吗?

“小黄同学刚考完期末吧,成绩还好吧!”

不,一点都不好,而且我没有刚刚考完期末,我暑假都快放完了。

黄少天最怕面对的就是这种场面,提着嘴角感觉自己脸都要笑僵了,聊天内容尬破天际,黄少天甚至觉得对方嘴里下一句就是“哎黄同学贵姓啊?”

我怎么说?!我怎么说?!难道说,您好,我叫黄少天,免贵姓王吗!!!

然而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就结束,一个大叔突然站起来举着杯子要和黄少天敬酒,黄少天那多不好意思啊,紧张得唰一下从椅子上蹭起来,差点掀翻桌子,尴尬+1。

随手从桌子上摸了一个杯子就和大叔碰杯,嘴里砸吧砸吧翻来覆去就是“叔叔喝”和“谢谢叔叔”,尴尬+2。

手都快抖成帕金森了,碰了杯往回一收,靠!!这杯子还他妈是空的!尴尬+999。

但黄少天还没有认输,即使颤抖着,他也依旧装模作样地把空杯子放在嘴边假装喝了,然后放下杯子,同手同脚地移椅子坐下,看起来镇定又优雅,但其实他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满脑子只剩下宋体一号加粗字在疯狂刷弹幕,

“还好这杯子不是透明的!!!!!”

偏偏就是在这样的时刻,黄少天也依然关怀着对面的战友,十分担忧喻文州也遭到这样的迫害。

然而,没有。

每当有人打算和喻文州交流交流的时候旁边一定会有人说“小喻咳嗽着哎,你让人家少说点话。”

然后喻文州就会略皱着眉,回对方一个歉意的微笑,非常楚楚可怜,给人一种再让他说话我就罪孽深重的感觉!

黄少天震惊了!

黄少天出离愤怒了!

我他妈,我他妈还以为你是战友,是亲人!我把你当小白莲一样呵护,我还给你糖吃!结果你竟然欺骗我!你竟然是个披着小白莲皮的伏地魔!

放下你罪恶的手!黄少天在内心咆哮,你他妈告诉我!!哪个嗓子疼还咳嗽的人会可劲儿摸着花生吃!!!想被呛死吗!!

骗局!!!

喻文州感受到黄少天的目光,看见对方咬牙切齿的表情,十分疑惑,小兄弟笑太狠面瘫了吗?

03

之前我们说道,这个年纪青春期少男少女们,都不怎么喜欢参加这种宴席,那么这其中,尤其讨厌的就是婚宴。

为什么呢?因为这个婚宴呐,它有一个十分罪恶的环节——新娘抛手花。

按照一般的发展,黄少天是不会参与这种充满着小姑娘的环节的,但是,作为全桌唯二的两个未成年,黄少天毫无悬念地被大叔们推了出去,并且这回连喻文州也没能幸免。

于是场面变得十分诡异,台上新娘笑靥如花,而台下一群大大小小的姑娘中混着两个小少年。

“好,请新娘转身,我数三,二,一,我们的新娘就把花抛出去!接到捧花的人就是下一个走进结婚殿堂的人哦!”

司仪在台上拿着话筒介绍规则,“三!二!一!”

新娘应声抛出捧花,花团在空中划出一到优美的抛物线,台下的人除了黄少天和喻文州几乎都仰头伸手想接,黄少天被前面抬着头没看路的小姑娘撞了一下。

他伸手想扶一下小姑娘,结果自己没站稳就要往后倒,喻文州眼站在他后面赶紧捞了一把,黄少天就正好倒进了小喻的怀里,还没来得及撑起来,那个万众瞩目的捧花就“啪”地砸到了黄少天头上,接着咕噜滚了下来,于是黄少天还啥也没反应过来就莫名其妙抱住了捧花。

场面变得更加诡异,婚礼现场,一个男生,从背后抱着另一个男生,前面的男生手里拿着一束新娘捧花。

刺激,刺激。

黄少天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不要误会,他只是觉得太尴尬了。

他拿着捧花,完全不敢抬头看周围的人,只能直愣愣地盯着手里的花僵成一块钢板,直到身后的喻文州发出艰难地声音“黄同学,你能先起来吗,我撑不住了。”

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还在人家身上,这才僵硬地立起来,在司仪欢天喜地的“哎呀那下一位幸运儿就是这位小男生啦,要多多加油哦!”中,浑身难受地往座位上走,走到一半还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压抑着笑意的声音“哎,同学。”

黄少天悲愤地回头,靠!又是那个小子!遂脑子一抽,一把把花塞进喻文州的怀里,继续同手同脚地走回自己的座位,拉开椅子愤愤地坐下。

喻文州拿着花哭笑不得,心想,我又做错了什么,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走路顺边儿了。

04

我们之前说过,黄少天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宅男。

那么这个年纪的小男生呢他比较好面子,会执着于一些莫名其妙的小细节。

比如,他们会在吃席的时候很不好意思去夹离自己远的菜,甚至不好意思转一下转盘,这种行为就会导致他们很可能全程都吃不到几个菜,尤其是大菜从来都只会往中间摆。

我们再次强调,黄少天呢是个十五岁的小宅男。

而在放假期间,这个物种的生活习惯一般是,起床,开电脑,刷牙洗脸抓两把头发,坐到电脑前,打开游戏登陆界面。

他们是没有吃早饭这一环节的。

这就导致黄少天现在真的很饿,真的很想吃肉。不过可能是黄少天今天出门没看黄历的原因,他今天真的特别衰,在他面前转悠的一直都是清炒莴笋,醋溜白菜一类的菜,其中和他缘分最深的是一道凉拌秋葵,出现在他面前的几率简直和刮刮乐开出谢谢惠顾的几率一样高,黄少天都快陷入绝望了。

但是他依然坚持着,坚持着不把筷子伸出二十厘米的范围,坚持着不去夹摆在中间的肉肉们。

煎熬,黄少天咬着筷子,盯着碗里的萎靡的小白菜叶儿,开始思考待会儿上哪儿去搞点粮食。

菜还上了不到一半,餐桌上的成年人们差不多都已经放下了筷子,黄少天撑着头,看着大叔们一会儿站起一会儿坐下,推杯换盏,把酒言欢,深刻地意识到坚持不懈是一个多么重要的品质。

要是我今天坚持不出来就好了,他想,在家吹着空调玩儿游戏多好,饿了泡碗面多好,唉,黄大狗就黄大狗,黄大狗不也挺好听的嘛。

正想着,一阵香气飘来,黄少天抬头一看,漂亮得服务员小姐姐推着送餐车过来了,餐车上摆着一个烤炉和一大盘刷着酱料的生牛肉,这是这家酒店的特色菜,现烤牛柳。

小姐姐在转盘上摆了四个调料碟,再把烤炉搬到中间,最后托起一大盘牛肉,残忍地放在了黄少天面前。

为什么要放在我面前!!!黄少天欲哭无泪,我又不好意思烤!!

大叔们喝酒喝得十分起兴,完全没有要烤烤肉的意思,可是酱料的味道实在太香了,黄少天终于屈服了,挑起一块肉放在了烤炉上。

“刺啦——”肉片接触高温发出令人愉悦的声音,更浓的香气瞬间冒了出来,但是黄少天却立刻后悔了自己的行为,只有一块肉摆在巨大的烤盘上真的看起来好尴尬啊。

正当他举着沾了生肉的筷子左右为难的时候,餐桌的转盘缓缓转了起来,那盘肉转到了对面的小喻面前。接

着喻文州淡定地挑起几块肉在烤盘上铺平,然后把黄少天开始烤的那块翻了一个面,笑眯眯地隔着桌子对黄少天说,“快糊了。”

“啊……哦哦。”黄少天尴尬地应了两声,支着筷子又把自己的那块翻了翻,心想还是待会儿出去觅食吧,在这里吃个饭太艰难了。

等到自己那块差不多烤好了,黄少天赶紧就去夹了下来,蘸料也没要直接就放嘴里了。

啊啊啊啊烫死了烫死了,黄少天含着那块肉,被烫到怀疑人生,赶紧喝了一口冰饮料胡乱吞了,什么味儿都没尝出来还差点被噎死,黄少天今天算是了解到什么叫做欲哭无泪了。

可怜的黄小朋友再也不敢动觊觎烤盘上的肉了,只能对着面前的小青菜玩儿筷子。

隔着烤炉上腾起的烟偷偷瞟对面的喻文州,虽然很讨厌参加这种场合但是其实还是很佩服能在这种场合完全镇定自若不觉得尴尬的人啊,黄少天撇撇嘴,心想:真厉害啊。

对面的喻文州完全没有get到黄少天复杂的心理活动,他只是单纯地觉得这个人应该不会烤吧。

本着作为一个班长的爱管闲事的心性,喻文州把烤好的肉放在蘸料碟里,像黄少天之前给他糖那样把碟子给黄少天转了过去。

于是咬着筷子快要饿傻了的黄少天面前出现了一整碟冒着油光的烤肉。

黄少天诧异地一抬头,对面的喻文州眨了眨眼睛,示意是给黄少天的。

黄少天热泪盈眶,黄少天感激涕零!黄少天想吟诗一首!人间自有真情在啊!

于是接下来的情形就变成了,喻文州烤好肉,放在碟子里,给黄少天转过来,黄少天吃完了,再把空碟子转回去。

黄少天其实非常不好意思,每次夹肉的时候都在谴责自己,并且告诫自己吃完这一块就再也不夹了,无奈喻文州的技术实在是太好了,当然也可能是因为黄少天真的太饿了,总之在每一次装满肉的碟子转过来的时候黄少天就会上演一次精彩的打脸,周而复始,延绵不绝。

而对面的喻文州,在一片喧嚣的行酒令中安安静静地烤着肉,神色泰然自若,动作有条不紊,看起来简直遗世而独立,下一秒就要羽化而登仙。

而且如果你细致地观察,就会发现喻文州的行动其实并不是那么简单。周围的成年男性们已经喝得兴致高涨,有些已经开始微醉了,举着杯子的手明显开始不稳当,碰杯时,倒酒时,不断有液体泼洒出来,有的落到菜盘里,有的洒到烤盘上,但喻文州给黄少天放在碟子里的肉从来没有沾到过一滴酒,喻文州通过精确地控制转盘让烤肉每次都安全达到黄少天面前。

不仅如此,喻文州还成功闪避着旁边站着喝酒的人们差点洒到他身上的酒水,看似动作不大,其实每次都准确地避开。黄少天在对面一边美滋滋地嚼着烤肉,一边欣赏着对面喻文州的表演,心里想的却是:这个人微操了得啊,干脆拉来跟我一起打游戏好了!绝对是个人才!

可以说是非常没有良心。

05

等喻文州把黄少天喂饱了,这盘肉也基本没有了,吃得心满意足的黄少天终于后知后觉地开始了自己的新一轮尴尬。他想走,但是他需要思考怎么走。

该怎么从这里脱身呢?怎么把对面的小伙伴一起带走呢?要不要直接带回家?该怎么和大叔们打招呼说我走了?他们喝了那么多要是没听到我说话怎么办?如果没听到我说话我就走会不会显得很不礼貌?如果要说第二遍应不应该换一个说辞?要是人家真的喝醉了我一直在旁边说再见是不是显得很傻逼?以及泰勒级数的展开公式是怎么写的?

咦?是不是混进了什么多余的东西。算了不管了,先带着兄弟撤。

啧,黄少天,宅男,十五岁,拥有这个年纪的小男生的通病,讲义气,易被收买,通常只需要一顿烤肉就会吃出一个兄弟。

黄少天清了清嗓子,嘴巴里来来回回默默念叨了十几遍“叔叔你们慢慢吃我先走了,喻同学你要不要一起走?”,终于准备站起来开口,仙女哒哒哒哒地出现了,啪嗒一下又把黄少天按回了座椅。

黄仙女先和众人打了个招呼,然后伏下身给黄少天说:“宝贝儿呀,下午就在这里玩儿晚上还是这里吃饭哟,别乱跑啊,妈妈走啦!”接着又哒哒哒哒飘着走了。

望着他妈离去的背影,黄少天终于确信,他果然不是亲生的。

“叔叔你们慢慢吃,我和少天先走了。”黄少天突然被点名,还没反应过来,喻文州已经拉开椅子走了过来,嘴角挂着笑轻声问“不走吗?”,黄少天一蹦三尺高,赶紧起来胡乱说了声“叔叔们再见!”拖起喻文州就跑。

一直跑到大门口,黄少天才停下来回头问了句,“那啥,兄弟,咱俩?去哪儿?”

喻文州道“三楼娱乐室有电脑,玩儿游戏吗?”

黄少天说“嘿!当然!你玩儿什么游戏啊,我玩儿荣耀!哎我跟你说这游戏可好玩儿了!你玩儿吗玩儿吗?哎不过需要读卡器,不知道这些地方有没有啊。”

喻文州不知怎的突然眼皮一跳,还是答到“玩儿,有读卡器,你带账号卡了吗?”

黄少天拍拍裤兜“随身携带,嘿嘿。哎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名字,你姓喻是吧,口俞那个喻?这个姓很特别呀,叫什么?叫什么?”

喻文州的眼皮突然又跳了一下,心想怎么回事儿,嘴上还是答道“喻文州。”

黄少天脱离了餐桌立刻变得自来熟,手臂一伸勾住喻文州脖子,笑嘻嘻道“哎文州啊,今天谢谢你啊!走走走,我带你玩儿游戏!哎我跟你说我玩儿荣耀可厉害了,待会儿就让你见识见识!”

喻文州的眼皮第三次跳了,他跟着黄少天一起走了出去,眼睛却盯着黄少天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若有所思。

06

来,让我们最后再来介绍一次。

黄少天,宅男,十五岁,真的拥有很多同年纪小男生的通病,其中一条是:不一定看得起学习成绩好的,但一定崇拜游戏打得好的,如果自己是游戏打得好的,那必须是要拿出来炫耀的。

娱乐室里,黄少天兴高采烈地掏出账号卡插机器里,又催促喻文州也快点。喻文州倒是不慌不忙,等黄少天都过了登陆界面了,喻文州才慢吞吞地打开游戏页面。

在外面玩儿游戏总是要比在家里更新鲜刺激一点的,黄少天操作着剑客,先顺手去拉了个怪,手指翻飞,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

喻文州瞟了一眼旁边的电脑,内心涌出一丝惆怅。

接着他又移回目光,盯着自己的屏幕,操作着自己的术士往黄少天的地图移动。

像是经过了漫长的思考,喻文州突然幽幽地出声

“黄大狗啊。”

07

啊,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喻文州觉得自己听见了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

啊,

友谊,

你为什么,

总是这么脆弱。


评论(18)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