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糖奶茶

【喻黄】可是韩文清又做错了什么呢

  清早,蓝雨食堂。

  黄少天连续第三天大清早对郑轩说,

  “郑轩,我觉得自己很委屈。”

  郑轩坐在黄少天对面喝着粥,并且通过把脸埋进碗里的行为表达了内心强烈地拒绝和黄少天交流,也拒绝听黄少天一个人讲故事会的意愿。

  黄少天觉得自己很受伤,于是拿起一个流沙包端详一阵,又放下,又拿起一个奶黄包端详一阵,又放下,最后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唉……”

  郑轩端着碗的手一抖,差点泼了自个儿一身。然后他深吸一口气,将碗往桌子上“哐”地一放,眼睛一斜又瞟到碗里还有一点没喝干净,于是又端起来一饮而尽,再一抹嘴巴,摆出一副要慷慨就义的表情,

  “说吧,黄少,你今天又梦到什么鬼故事了。”

  

  郑轩这话还要从三天前说起,一周前联盟总部下了个什么通知召集各个战队队长前去开会,也不知道开什么会,总之喻文州三天前去了B市,到现在还没回来。

  “所以黄少就只能独守空闺,夜夜寂寞入睡,于是呢,就做噩梦了,万万没想到!这做噩梦一做竟然还连着做了三天,真是让黄少苦不堪言,越发形容憔悴,只盼喻文州能够早日归来,拯救他于水火之中。”

  这是徐景熙给卢瀚文说的,然后就被路过的黄少天以残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为由把徐景熙给就地正法了。

  “小卢,你别听徐景熙在那儿瞎哔哔,这纯粹是污蔑!污蔑!本剑圣这么英明神武的人怎么可能害怕噩梦那种东西?再说我什么时候和队长一起睡过了?就算有时候我们会因为各种不可抗力住在同一间屋子,但那也不能代表我们睡过了懂吗?你还小,但是要学会分辨这些事!”

  “哦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黄少!”

  “孺子可教啊瀚文,不愧是我们蓝雨的未来!”

  “那黄少你怎么老是从队长房间出来还穿队长的队服呀?”

  “咳……咳咳……瀚文呐,打荣耀要专注你知道吗!不要总把注意力放在其他事情上!要专注!专注知道吗瀚文!”

  全程围观的无辜群众郑轩表示,唉,作为一个直男,和欲gay弥彰的正副队生活在一起真是艰难。

  

  不过这几天黄少天日子确实挺难过的,毕竟做噩梦,是挺折磨人的。

  更何况黄少天做的那些个噩梦,不说惊天地泣鬼神,也是够资格被全联盟围殴一顿的。

  比如第一天,黄少天举着个叉烧包,语气忧愁地说:“我昨天梦到周泽楷了,他追着我要和我PK,可是你知道他要跟我PK什么吗,他说他要和我比赛说相声,我说你走,我不会和你比,你比不过我,然后孙翔就套着大褂跳出来,说,黄少天你今天跑不了了!我轮回社今天就要和你决一死战!然后我就被抓起来,绑在柱子上,听周泽楷说了一晚上相声。我今天醒过来的时候都快耳鸣了,我很委屈,真的,太吓人了。”

  可是我们楷楷也很委屈呀,他一大早就收到黄少天发来的“周泽楷,求求你少说点话”,还以为自己穿越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世界里,当即吓得抱紧旁边的江副队决定再睡一觉。

  而郑轩当时端着一碗豆浆坐在黄少天对面,手一抖,只好回去换了条裤子。

  

  再比如第二天,黄少天一手用筷子叉着一个核桃包,另一只手疯狂地拍着桌子“郑轩,真的,太可怕了。我梦到王杰希变成小魔仙了,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非要给我算命,我说王杰希你尊重一下作者设定,小魔仙不会算命,王杰希说把我写成小魔仙的傻逼作者已经被我变成修鲁鲁扔进哥布林堆了,我说王杰希,来PK,赢了你走,输了我走,但是很遗憾他并没有采取我的建议,我被变成了黑魔仙,然后因为邪恶是不能战胜正义的理由战败了!”

  事实上不是这样的,黄少天只是因为被变成了穿裙子的黑魔仙非常不习惯,在用手捂裙子的时候被穿裙子已经十分习惯的王魔仙击败了,但是这个理由太丢人,黄少天说不出口。

  而当时(自认为)机智郑轩在黄少天开口的前一秒把碗放在了桌子上,以避免发生前一天的惨剧,但是他忘了对面坐的是黄少天,黄少天是什么人?剑圣!那不是一般人,那手劲儿不是一般大,所以结果就是黄少天一拍桌子,郑轩又回去换了一条裤子。

  

  哎我说你们不要总是把目光放在郑轩的裤子上,让我们来关心关心黄少天第三天的噩梦。

  “我觉得我很委……”黄少天刚刚开了个头。

  “停!”郑轩选手强行打断对方施放技能。接着大爆手速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将隔壁桌叼着包子的徐景熙连凳子带人一起拖了过来,本着死奶妈不死输出的蓝雨特色社会主义精神,将徐景熙端端正正地摆在了黄少天的对面。

  今天!郑轩不会停步不前!今天!郑轩不会重蹈覆辙!

  做人,绝不能在同一个坑里跌倒两次,如果跌倒了两次,就拉个人过来把坑填平!坚决避免第三次!

  黄少天强行把卡在喉咙里的话咽下去,觉得自己真的很委屈。

  黄少天顺了口气,接着道,

  “我觉得自己很委屈,真的。”黄少天停下来,咬了一口核桃包,“挺好吃。”

  接着他又道:“我昨天梦到植物大战僵尸了,韩文清变成了倭瓜。”

  空气一瞬间凝固了。

  可怜我们景熙,小小年纪就要承受这种恐吓,顺便再可怜一下机智的郑轩,徐景熙刚刚举着碗一个偏移,郑轩,又得换裤子了。

  你们以为,郑轩,就,不觉得,自己,委屈,吗。

  

  夜色很迷人。

  少天很绝望。

  战队队长喻文州发来亲切问候,并表示明天就回来,还请副队长不要太过挂念。

  黄少天关上手机,心想,副队长非常挂念,挂念得甚至想吃挂面。

  

  十一点,黄少天打算睡觉。躺下大概十分钟,他又爬起来拿出手机,打开聊天界面,点出备注为“古娜拉黑暗之神”王杰希,给他发了一条信息。

  夜雨声烦帅得惊天动地:王杰希,你能不能收回你的黑魔法,你是一个魔道学者,又不是魔仙女王。

  

  在总部开会的王杰希和喻文州正好住在一间屋子,于是收到信息的王杰希十分疑惑地向喻文州询问,“这是什么意思?黄少天食物中毒了?”

  喻文州微微一笑表示:“大概是吃了张佳乐前辈寄的小蘑菇吧。”

  王杰希点点头,表示理解,然后善解人意地拉黑了黄少天。

  

  这边黄少天发了信息,虽然没有收到回复,但是好歹算是有个心理安慰。于是放下手机又躺了下来。

  十分钟后,黄少天又爬了起来,拿过手机,并且打开了保卫萝卜的游戏。

  黄少天是这样分析的,按照故事的深入和情节的发展,今天晚上的噩梦内容说不定就是保卫萝卜了呢。

  

  好吧,其实是因为手机上并没有韩文清大战僵尸的游戏。

  

  这个不得不说,黄少天真的是个很了不起的人,当晚他玩完保卫萝卜心满意足地放下手机睡觉之后,果然,

  又梦到了韩文清大战僵尸。

  

  只见韩文清,啊不是,是长着韩文清脸的倭瓜眉头一皱,气势汹汹地发出一声“嗯?”,一个托马斯回旋三百六十度前空翻,啪叽一下,就消灭了迎面走来的嘲讽脸僵尸。

  黄少天跟着背景音乐愉快地晃动,刺激!

  哎对了,韩文清是倭瓜,叶修是僵尸,那我是什么来着。黄少天努力摇摆摇摆,想看看清楚自己是个什么物种,就看到一个亮晶晶的太阳掉到了自己旁边,啊……原来是向日葵啊。

  还以为会是三头豌豆射手什么的,黄少天甚至觉得有一丝惋惜。

  不过算了,向日葵就向日葵吧,没有他黄少天就不会有新世界,他现在可是全联盟的衣食父母。

  嗯……兴欣除外。他们战队扮演的角色是僵尸家族。这让黄少天不得不感叹一下叶修的拉仇恨技术,在梦里都那么全民公敌。

  就在黄少天心想今天的梦终于不那么让人难以接受的时候,对面一大波僵尸向他迎面扑来。但是黄少天镇定自若,黄少天临危不惧,因为他这一排就过来了一个僵尸,就算是个戴头巾拿板砖的包子入侵又怎样,反正前面还有个韩文清挡着呢。

  只见包僵尸健步如飞,气势汹汹,韩倭瓜刚正不阿,正气凛然,眼看包僵尸就要突破,韩倭瓜峰眉一挑,就地起跳!

  嚯!哈!

  紧接着一个z字抖动!精确无比地压扁了斜上方的某叶姓僵尸。

  而黄少天还在震惊当中时,包僵尸已经将罪恶的魔爪伸向了他美丽的花瓣。

  卧槽?!还有这种操作?!!!!

  

  凌晨五点三十分,蓝雨一剑客选手在兴欣一流氓选手的惨烈分尸行动中,壮烈牺牲。

  黄少天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开始第四天的委屈。

  于是张佳乐在凌晨五点三十二分时收到一条来自黄少天的信息,

  “张佳乐,韩队真是一个执着的男人。”

  以至于张佳乐起床后看到信息十分忧心,他本来以为q市的小蘑菇不会有毒的。失策啊,失策。

  

  今天的早餐桌上,除了黄少天和徐景熙,还多了李远和宋晓,两人表示十分关心副队长的身体状况,完全不是来听笑话的,至于郑轩,反正他坚持不坐,他说洗裤子洗得手疼。

  黄少天十分沉默,

  沉默,是今早的康桥。

  “所以”郑轩站得老远道,“虽然你被分尸了值得同情,但是我其实很好奇,在你的设定里,我们是什么植物来着?”

  “你们在卡槽里,是没被选中的孩子,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东西。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黄少天有气无力。

  徐景熙显然对这个话题十分感兴趣,“如果是这个设定,那我要当火爆小辣椒,就是那种‘唰——’一下,一排就没了的那种。”

  “什么小辣椒,火辣辣的心呀火辣辣的情,火辣辣的小辣椒透着心里红儿吗?”宋晓接嘴道,“现在的奶妈都这么暴力的吗,你的偶像是韩文清吗?”

  “别提韩文清!”黄少天悲痛欲绝。

  “哎呀黄少,你别太难过了,”心地善良的李远决定安慰一下黄少天,“你看看韩队,莫名其妙变成了倭瓜,他也很委屈呀。”

  “所以这才是你的噩梦吗黄少,”徐景熙道,“委屈巴巴韩文清。”说完自己都打了个寒颤,真诚点评“是挺吓人的。”

  “好了好了,”郑轩巡视了一圈,确保各位的碗里都干净了,终于屈尊降贵走到这边来,“反正队长今天就回来了,你的痛苦生活就要结束了。”

  黄少天还在垂死挣扎,“跟队长没关系……”

  徐景熙完全是看热闹不嫌事大,道:“都懂都懂,就是衣服穿错了的关系,不是什么大关系。”

  

  喻文州回来的时候黄少天已经睡了。

  天气不好,飞机晚点了。

  喻文州听了黄少天这几天的悲惨生活,笑到打跌。但是队长毕竟是队长,队长对副队长还是很关心,于是虽然到的时候已经十二点过了,喻队长还是选择先打开了黄少天房间的门。

  不要问为什么喻文州为什么有黄少天房间的钥匙,知道太多会被死亡之门。

  喻文州悄悄推开门进去看到的就是抱着电脑睡得乱七八糟的黄少天,屏幕还亮着,视频播放器还放着不知道什么电影,桌子上的小台灯也没关,散发着暖黄色光。

  黄少天的脑袋一半歪在枕头上,一半抵着床,脖子抻得老长,被子也盖得十分又艺术气息,一半搭在腿上,一半悬在床沿。

  喻文州轻手轻脚地走过去,把电脑小心翼翼从黄少天怀里捞出来关掉,又把他奇奇怪怪的睡姿摆好,再把被子拖上来掖紧,顺便再把空调温度调了调防止被吹感冒,最后在去把台灯关上准备出去。

  “队长……你回来了啊……”黄少天终于模模糊糊地有点醒了,喻文州走过去坐在他床边,伸手弹了一下剑圣大大的脑门儿。

  “队长你可算回来了……别走了就在这儿睡吧……哎我都要困死了你快睡……”

  黄少天觉得喻文州就是他的安眠药,效果比当年的数学老师还好。

  喻文州笑,“少天今天又做什么梦了吗?”

  黄少天迷迷糊糊的,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做了做了……今天梦的勇者达拉少天打败巨龙拯救文州王子……”

  喻文州笑得不行,伸手顺利了顺黄少天的毛,问道:“那勇者少天救到王子了吗?”

  黄少天被顺毛顺得特别舒服,猫似的蹭着喻文州的手,胡乱应道:“当然救到了,勇者少天是谁……剑圣……你知道剑圣吗……可厉害了……”

  

  月光透过窗,落在黄少天露出的半边脸上,眼睛下面还有点疲倦的青色,勇者靠着他的王子,终于睡了个沉沉的好觉。

  格外美好的一天呀。

  今天是个两个人的好梦嘞。

  

  另一边,月光倾落在郑轩的阳台上,夜风轻轻拂过,带起一排裤子飞舞。

  啊,今天也是美好的一天啊。

   


*希望你喜欢这个傻了吧唧的小甜饼 也祝你今天好梦

评论(11)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