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糖奶茶

【喻黄】体育委员和学习委员 01

一个严肃认真,

讲述体育委员和学习委员,

毫无逻辑,不讲道理,的,谈恋爱,学习,学习谈恋爱,

的ooc的故事。

 

  

“那个,吧唧吧唧……同学你好啊,哎呀你说咱俩都没参加军训……吧唧吧唧……现在还坐同一张桌子还是挺有缘分的吧,吧唧吧唧……嗨?同学?来块绿箭吗同……”

  黄少天的声音戛然而止。

  而旁边梳着中分的男生沉默了两秒,盯着自己作业本上的被咀嚼过的口香糖尸体,拒绝了新同桌的好意:“不了,谢谢。”


  今天算是高一学生正式上学的第一天,说是正式是因为各个班已经一起经历了一个周的军训,现在大家差不多都熟悉了。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参加了军训,比如高一六班就有两个新生没有参加军训。

  一个叫黄少天,一个叫喻文州。

  不过这不重要,反正这两个人在正式开学的第一天就在班上一举成名。

  喻文州出名是因为老师向大家介绍了这位全年级中考分数最高的学生,并说明了他没来军训的原因是参加一个全国绘画比赛去了,并且拿下了很不错的名次。

  于是大家纷纷鼓掌,表示喻同学真是很厉害。

  不过其实大家还是觉得黄少天更厉害一点,他出名,是因为他开学第一天就搞了一个大事情。

  黄少天暑假的时候打篮球玩儿太嗨,把腿给摔瘸了,到开学还没好透,也就没能参加军训。

  不过他性格活泼,又挺能说,今儿早上一来和班上男生随便游戏篮球扯几句就混熟了,顺口就说起自个儿上午坐公交,司机一个神龙摆尾差点儿把自己从最后一排差点第一排,途中伸手想找个缓冲,结果胡乱一抓扯到一哥们儿刘海儿,万万没想到的是,那位哥们儿戴的是个假发,半点缓冲作用没有差点又把他摔进医院躺着。

  “所以说我觉得人与人之间还是应该真诚一点,你说这秃就秃吧,又没有人说什么,干嘛一定要戴个假发掩饰真实的自己呢,你们看,这样的欺骗还给周围的人造成了伤害,哎?你们干啥,不还没打铃吗?“

  黄少天还在疑惑怎么这几个听人说话听一半就转过去了。就看到一个头发茂密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

  “那个人好着好眼熟啊……嚯!不就是我今早上遇到那哥们儿吗?”

  接着黄少天就看着那位“哥们儿”走进了他们班教室,站在了讲台上。

  并且,依旧戴着他的那顶假发。

  黄少天赶紧缩头,企图躲避一下。

  不过黄少天显然已经被班主任看到并且认了出来,因为点他名儿时的声音明显比点别人高八度。

  黄少天,这个在开学第一天就勇于扯掉班主任假发的男人,注定成为全班的传奇。


  由于座位是在军训前就安排好的,喻文州和黄少天这两个没来军训的人就只能先坐在最后一排。

  那么好的,让我们把目光移回“黄少天把口香糖喷到同桌本子上并邀请对方来根儿绿箭”的场景里。

  黄少天现在十分尴尬,打算尽力挽回一下。

  于是他眼疾手快,唰地伸出手抢了喻文州的本子,又唰地撕成两半,最后唰地把尸体抛进垃圾桶里。

  嘿,坐最后一排就是这个好处,离垃圾桶近。

  操作完这一套,黄少天喜滋滋的打算给同桌换个自己的新本子,往书包里一摸。

  咦……?

  包里的内容很丰富,里面装满了书本,这是人类进步的阶梯。

  黄少天再仔细地摸了摸……

  怎么光有阶梯没有砖啊……

  于是黄少天再一次陷入尴尬。

  而一旁的喻文州现在看起来神情恍惚,并且恍惚中还带着一丝迷茫。

  说真的,他其实并不在意同桌在作什么妖,他很困,前两天疯狂赶稿修仙到要飞升,他现在只想睡觉。

  事实上从今天早神游来学校到目前为止,喻文州就只清醒了不到两分钟,而他在这珍贵的两分钟里,经历了新同桌邀请自己吃绿箭,然后把口香糖吐到自己的本子上,接着强行撕毁自己的本子的校园暴力事件。

  但是恍惚中的喻文州并不在意新同桌怎么暴力他了,他真的很困,他真的想睡觉。

  正好同桌清了桌子上的本子,喻文州就顺势趴在桌面上,愉快地会周公去了。

  但这就让黄少天陷入了惊慌之中。

  怎……怎么回事,搞艺术的学生……都这么娇弱的吗?

  不……不是吧,哭……哭了?

  在黄少天的视角看来,喻文州是遭到自己的不公正对待过后伤心欲绝,神情恍惚,实在不能接受开学第一天就被新同学如此对待,于是扑倒在桌子上默默哭泣。

  黄少天悔不当初,黄少天痛心疾首。

  “同……同学,你别哭啊,我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有罪,我道歉,我不是故意要往你本子上喷口香糖的啊,那个什么,我换牙!不是,那个我假牙!哎对,我这是假牙,那个你知道吧,假牙的封闭性不是很好,意外,真的是意外。我明天给你带新的本子换好不好,带一打,哎哟同学求你了你别哭了。”

  然而喻文州正在梦里和周公下棋,周公道:“文州啊,你可觉得四周有些吵闹。”

  喻文州盯着棋盘聚精会神,回道:“大概是夏季难免有的蚊蝇罢了,不必在意。”

  

  黄少天今天很受伤,真的,开学第一天就扯掉了班主任的假发并且欺负哭了同桌,怎么看都不像一个好开端。

  于是黄少天决定要表现一下。

  很快他的表现机会就来了,下午的班会课主题是选班委。

  整个过程乏善可陈我们就不做赘述,总之最后的结果是黄少天同学凭借自己优秀的说相声特长,得到了全班同学的支持和班主任一人的反对,一举夺得体育委员之位;而喻文州凭借根本没有人竞选学习委员而新任体育委员大力推荐,全班同学和班主任倾力支持,成功坐上了学习委员的宝座。

  于是事情就演变成了,当喻文州今天第二次清醒地时候,一抬头就看到了黑板上明晃晃的“学习委员喻文州”几个大字,而坐在旁边的“体育委员黄少天”正一脸得意地看着他,并说道:“嘿嘿,不用谢我,就当是我今天上午的道歉啦。其实我也没做什么,就推荐了一下你,再说你本来就很优秀嘛,我相信你一定能够胜任的!”

  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我不想谢你,我想打你。

  喻文州心想。

  他心情复杂地看了黄少天一眼,接着开始严肃地思考:我什么时候得罪过这个人吗,他为什么这么恨我?


  当天放学之后,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个走读生各回各家,去迎接各自母亲亲切地问候。

  黄少天到家的时候黄妈妈正在炒菜,黄少天在门口嚎:“妈!做的什么啊这么香!门外边儿就隔老远就闻到了!”然后三俩下蹬了鞋子就往厨房跑。

  “哎哟妈快给我吃一块,饿死我了。”黄少天扒着他妈搁那儿继续嚎,黄妈妈笑骂道“饿死鬼!搞得像我什么时候饿着过你一样!”但还是伸手去摸了双筷子给黄少天夹了一块,“小心烫啊。”,黄妈妈叮嘱。

  黄少天也不管烫不烫了,胡乱吹了两下就一口叼了。

  嗯,好次好次。

“新同学怎么样啊?你没第一天就给我惹事吧?”黄妈妈继续翻炒着锅里的菜,一边问道。

  黄少天嚼着肉,被呛了一下,赶紧吞了道:“妈你说什么呢!我黄少天是什么人物,我这么心地善良又玉树临风的怎么可能是去惹事嘛!最多……最多和新同学有点小误会,不过这都不是问题,我都解决了!哎妈我跟你说,我今天还认识了个新朋友,现在跟我关系可好了,我还帮他推举了班干部,现在我俩同桌,俩班委,我体委,他学委,厉害吧。”

  黄妈妈举着锅铲瞟了黄少天一眼,“哟,不错嘛,去,给我拿个盘子过来。”黄少天道:“得嘞!”从碗柜里捞了个盘子出来,双手托着放在他妈面前,“娘娘您请~~~”,黄妈妈非常配合,拿了盘子对黄少天吩咐:“退下吧,天天。”

  黄少天蹦到客厅把空调打开,还要冲他妈那边吼一嗓子,“哎!皇后娘娘!我给您先把空调打开啊!”接着往沙发上一蹦,摸出手机打开一个博客页面。

  嘿嘿,刷更新刷更新,不知道索大大今天更新没有。

  

  而和黄少天家比起来,喻文州家就平静许多。

  喻妈妈是个很温柔地女人,知道自己儿子懂事又省心,所以也不会常常问这问那,孩子愿意说就说,不想说她也不会去打扰。

  不过今天她觉得有点反常,于是在饭桌上问了喻文州一句:“文州今天第一天上学还习惯吗?”

  喻文州沉默了两秒,突然十分郑重地放下了筷子。

  “妈”喻文州出声,神情十分严肃,“我觉得我被针对了。”

  文州可一直是个好孩子,这可是难得的大事。得好好和孩子沟通沟通。

  喻妈妈这样想。

  于是喻妈妈也放下筷子,温温柔柔地开口:“没事,你慢慢说。”

  然后喻文州又沉默了两秒,接着换了一个话题,

  “妈,你能把你眼神中的兴奋稍微收敛一点吗。”

  喻妈妈:……

  啊,

  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评论(7)

热度(38)